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口袋数码E族

被自家律师送上“枪口”的“二流”中兴

2018-4-20 18:01| 发布者: 孑影吟风| 查看: 130| 评论: 0

摘要:   事件起因于“伊朗”,但无论是吃瓜群众还是亲历者,都不在谈“伊朗”  - 论主角光环的重要性。  伊朗2009  *皆为伊朗官方信息  6月12日,伊朗即将大选。伊斯兰宗教领 ... ...

  来源:伦敦交易员(ID:Otrend)

  事件起因于“伊朗”,但无论是吃瓜群众还是亲历者,都不在谈“伊朗” 

  - 论主角光环的重要性。

  伊朗2009 

  *皆为伊朗官方信息

  6月12日,伊朗即将大选。伊斯兰宗教领袖支持的内贾德 vs。 西方支持的改革派领袖穆萨维。

  5月起,伊朗政府陆续屏蔽Facebook。在伊朗7,000万人口中,约60%人口在30岁以下。而改革派选民多为年轻人,他们占网民中的绝大多数,也是主要的手机用户。

  6月12日投票日,伊朗人民显示出了极大热情,投票率完爆英国脱欧,有50座城市的投票率超过了100%。

  6月13日,内贾德在全国每个省份均获得压倒性胜利,也许是受到了真主感召,反对派的票甚至越投越少。

  同日,部分不明真相的不满群众,在西方媒体的鼓动下,在德黑兰街头掀起所谓的“绿色革命”。

  在艰难平息这场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的最大骚乱后,伊朗当局越发意识到通讯网络对于维护国家安全统一的重要性。

  “F7”华为 

  2009年8月,通讯硬件制造商-华为与英国伙伴(Creativity Software)联手打败中兴,赢得伊朗第二大通讯商 MTN Irancell 的大单。

  Creativity Software 是英国知名的通讯软件服务商,核心业务是基于移动网络的定位与监测服务。

  由于技术的高度敏感,Creativity Software 在披露其伊朗业务后,受到巨大压力。西方国家当然不乐意他们眼中的“邪恶”国家拥有与自己一样强大的监控系统。

  在西方对伊朗进行经济技术制裁的大背景下,全球通信业巨头纷纷撤出伊朗,包括曾为伊朗提供监控能力的爱立信、诺基亚(下文的一位关键人物也将跟随这两家巨头撤离德黑兰)。

  在西方企业退出的2009~2011两年时间,狼性的华为已几乎垄断了整个伊朗通讯行业,在这个移动业务迅猛增长的国家有约1000名员工。

  但是,随着对伊朗全面制裁的加深以及美国当局对华为的安全性质疑,华为在2011年声明“将主动缩减伊朗业务”,逐渐撤离这个91亿美元营收的市场。

  “26”中兴 

  伊朗当局的刚需在这里,但发达国家的企业想做却又不敢做,第三世界的企业想做却又做不了,而身为中国通信龙头的华为又有鸿鹄之志,不愿再在伊朗这个烫手市场陷得太深。

  于是,本期的主角 - 中兴登场了。

  中兴栽跟头源于中兴的“猪队友”-伊朗电信公司(Telecommunications Infrastructure Co。,以下简称TIC)。TIC由伊朗官方控制,据说伊斯兰革命卫队也有参股。

  2011年,伊朗电信公司(TIC)常务董事Mahmoud Khosravi在接受英国路透社采访时,炫耀道:“西方制裁对伊朗通讯行业完全没效果,我们依然能获得全球最新的通讯技术”。

  出来混,吹牛X要遭雷劈。

  只是伊朗人吹的牛,“遭雷劈”的是中兴。

  以商业调查闻名于世的路透记者不是吃素的。

  核心就一个问题:既然西方公司已退出,中国通讯龙头华为也已表示将停止开展新业务,那么,还有谁能给伊朗官方供货呢?

  2012年3月,路透终于发布报告,并公布了一份中兴发往伊朗的907页内部货运单。

  该货运单的标注日期是2011年7月24日,显示中兴为伊朗电信公司(TIC)提供了包括思科、惠普、微软、甲骨文、Juniper、赛门铁克在内的美国科技产品。

  在报告中,之前曾在爱立信、诺基亚、华为工作过的伊朗裔工程师Mahmoud Tadjallimehr(下图为他的Linkedin页面)向路透提供了证词,并向中兴设备的全国性监控能力“竖起大拇指”:

  ”伊朗通过中兴购买的这套通信系统是我“前所未见”的。该系统可拦截语音通话,短信,电子邮件和网络聊天,以及定位用户。“

  FBI 来了 

  美方长期想找中国通讯业的茬,但一直无从下手。

  美方当局曾多次质询华为,但至今也未能做实任何”把柄“,只能以“莫须有”的理由限制华为在美开展业务。

  路透社关于中兴可能违反朝 鲜和伊朗禁运的调查报告一经发布,立即在美国掀起轩然大波。

  英国媒体的高效率让美国安全部门坐不住了,FBI开始取代之前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(HPSCI),试图根据路透报告中的线索抓住中兴的把柄。

  路透3月22日发布报告,FBI3月23日立案。

  犹太律师 

  FBI还未开始全力调查,更加劲爆的中兴内部材料就自己送上门了。

  时年39岁的 Ashley Kyle Yablon 曾担任华为的内部顾问,自2011年10月起成为中兴美国分公司的法律总顾问。

  身为内部人,他对中兴的灰色手段非常清楚。

  按照美国白左标准,中兴似乎在用人方面非常“政治正确”,不介意将自己的伊朗违法行为交由伊朗人的世仇 - 犹太人来处理。

  但是,犹太裔的Yablon似乎不愿帮助那位“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”的伊朗总统。

  为方便光杆司令的Yablon开展工作,中兴方面派遣3位中方律师予以协助(其中2位后来都被Yablon给卖了)

  刚开始,Yablon负责为中兴准备美国商务部的行政调查,主要关于中兴与伊朗1.3亿美元的巨额交易。

  但自2012年3月的那篇路透报告之后,Yablon感到压力剧增,需要应对的调查单位一下子增加至三家,而且一家比一家猛:美国商务部、众议院情报委员会、联邦调查局。

  2012年4月,Yablon来到深圳,为美国众议院代表即将到中兴的实地调访做准备工作。但就是在这段时间,Yablon与中兴的矛盾爆发。

  5月2日,Yablon面见FBI探员Carwile,提供了一份令FBI感到震惊的报告(FBI探员的原话是:“Startling”)。

  动机层面:Yablon所提供的文件证明了中兴高层有积极地设计规避策略,以便向受美国制裁的国家销售通讯设备:

  组织行为:同时,它还证明了这并非个人所为,而是由公司高层牵头的系统性行为。

  “犯罪”实施:它证明了中兴已制定了详细的可操作计划,Yablon还自述了自己与中兴高层在深圳会谈时的各种细节,包括中兴准备的一系列反侦察计划。

  (中兴在文档前面还是以YL代称伊朗…到后面就直接成了伊朗…这么直白的招供,让伊朗的真主也束手无策…)

  中兴在内部提出了全隔断(下面两图)与半隔断两种方案:

  根据该方案,中国境内的关键节点在于代号“8S”的贸易公司:

  但是,由于内部人的“变节”,在中国境内扮演关键角色的8S公司也被暴露,根据路透社与Yablon的指认,8S为北京注册的 Beijing 8-Star International Co。,中文名北京八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。

  “知法犯法”:同时,根据Yablon为FBI提供的文件,还证明了中兴高层有充分意识到其潜在后果。

  4月26日,中兴方面感到Yablon不再值得被信任,指示Yablon应立即删除所有相关文件。

  5月7日,赶在中兴方面尝试删除Yablon所掌握的信息之前,Yablon将自己的电脑移交给FBI,用于“犯罪证据的保存”。

  身为中兴美国法务总顾问的Yablon,虽然没能替雇主消灾,但通过将东家”犯罪“的动机意图、实施证据、知法犯法等完整证据链都专业地呈现给了FBI,也算是对其”专业素养“的证明吧…。。。

  更多调查细节请参阅FBI探员Agent Zachary Carwile的证词,由于该证词并非公开文件,并涉及大量中方人员细节,鉴于个人情感和国情原因,在此不细阐述,需要的朋友请回复关键字 “中兴” 自主下载。

  乐享其成的特朗普 

  美方这一调查就是五年,从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一直拖到了特朗普上台。

  虽然中美政治体制不同,但官僚体制其实一样:领导关心的,才是头条。

  2017年3月,“贸易强人”特朗普上台还不到3个月,美国商务部终于公布了一份薄薄的调查报告,认定中兴通过非法采购美国零部件和软件,将其安装到中兴的设备中运到伊朗。

  中兴的这一行为,直接违反了美国的出口禁令,罚款总额近12亿美元。但作为认罪条件之一,中兴也获得了7年的暂缓期。

  大获全胜的特朗普商务部甚至将此案例写入“教材”,得意洋洋地替中兴总结了五个教训,用冷幽默的形式对中兴进行反讽:

  比如说,依靠价值100万人民币的保密协议来掩饰13亿美元的违法行为。

  又比如,调查还未结束,就重新开始违法行为。

  就连在深圳搞走私的水货党都知道,在风头紧的时候要避一避,不能顶风作案。。。可同在深圳的中兴高层不这样想。。。

  最搞笑的一条:将自己的犯罪动机、实施计划、参与同党、事发后果、弥补策略都白纸黑字的写到正式文件中,且保密程度相当低。。。

  需要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PPT原件的朋友,请回复关键字 “中兴” 自主下载。

  一次又一次的伪证 

  在承认380项违法行为并与美帝商务部达成庭外和解后,中兴以为自己没事了。

  在美国司法体系中,庭外和解的效率高于法院判决。既然已经跟美国商务部达成妥协和庭外和解,中兴理应遵守所签订的协议,并及时与美方沟通,体现中兴的积极态度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该协议只是以罚款换得行政制裁的缓期执行,若在观察期期间未能履行该协议或再次作伪证,拒绝令(即所谓的“封杀”)将被激活

  有那位向FBI自首的犹太律师的指认,以及中兴外泄文件的白纸黑字,美方对中兴的涉事人员很了解。

  在和解协议中,中兴承诺将立即解聘4名涉事高管,并对其他35名中层员工进行处罚,包括降低奖金及提出警告。

  实际上呢?中兴只是解雇了4名高管了事。涉事的其余35名员工除1人以外都拿到了奖金。

  另外,中兴自称在16年11月向相关人员发出了训诫信,但直到18年3月份才在美方的催促之下真正发出。

  让这些“小”问题变得严重的,是中兴持续不断地作伪证,企图以新的谎言弥补上一次的谎言。

  虽然2017年签署的和解协议蕴含着中美两国之间政治博弈。

  但美国作为一个有着基督教色彩的法治社会,对执法机构做伪证被戳穿是重罪,这也成为美国商务部认定中兴未履行协议的主要原因。

  正是这些在中兴眼里看起来不算错误的错误,在贸易战的敏感时刻,把自己送进了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“枪口”里。

  《规训与惩罚》

  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的一系列处罚都符合其相关法律。但是,这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美国的内部法律其实是一套不折不扣的国际霸权规则。

  除非完全避开美国制裁的国家,否则,哪怕只卖一部手机,都会触发相关禁令。

  因为,手机的芯片主流是美国高通,操作系统全球就两种,都来自美国。如果牵涉服务器,IBM是一个迈不过去的坎。

  实际上,只要销售符合全球主流市场使用习惯的产品,势必会牵涉美国的芯片、存储器和软件。

  美方主导的这套国际体系像极了福柯在哲学著作《规训与惩罚:监狱的诞生》中所描述的知识与权力的关系:

  通过话语权配合规训手段,将权力渗透到社会的毛细血管,潜移默化地形成纪律,使其超越法律的表面力量,成为主导社会的控制方式。

  西方的后现代哲学还是有用的,效果立竿见影:

  法治是法制的升华。

  “F7” 与 “26” 

  还记得文章前面的两个小标题么?F7华为 与 26中兴。

  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称华为F7,中兴26,这里解释下。

  首先,华为的英文是 Hua Wei,因此首字母 H W,是英文 Husband & Wife 的缩写,中文就是夫妻, F7是夫妻的谐音。

  其次,华为掌门人是任正非,二号人物是孙亚芳,他俩像夫妻,因此与F7吻合。

  因此,华为被圈内人称为F7。

  F7这个绰号不仅被在作日常调侃中,也曾被写在中兴的正式报告里。

  当中兴的美国法务总顾问Yablon向FBI“自首”时,提交的证据里还包含“F7”的同类计划。

  看得出来,F7华为似乎是中兴的学习榜样。

  但为何华为在长期被美国当局高压调查的情况下(甚至是在“猪队友”曝光自己的情况下),从未被查实任何违规行为呢?

  圈内人称中兴26的原因很简单,“26”即二流,认为中兴在通信行业只是二流厂商,无论是技术上的还是管理上的。

  考虑到中兴目前在业界的真实地位,“26”这个绰号并不违和。

  一个年营收上千亿的跨国企业,因缺乏部分核心技术,别人一掐脖子,瞬间就生死未卜。

  “中国制造2025”,路还很长。

  本文所引用的材料皆来自官方信源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口袋数码E族 ( 豫ICP备15004038号-2 )

GMT+8, 2018-12-19 08:28 , Processed in 0.04888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